• 不服不行!这才是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深层内幕中美贸易战背后 2018-04-20
  • 2014年下半年郑州商品房库存直线上升 销售任务无望完成 2018-04-20
  • 诗句个性签名唯美2018最新版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2018-04-19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 “两学一做”重在平时 2018-04-18
  • 杨祉刚:汽车生产一线上的“俏师傅” 2018-04-17
  • 小儿咳嗽要重视 久咳不愈或引并发症 2018-04-16
  • 黄英用心演绎“苏珊娜的婚礼” 2018-04-15
  • 涓尝涓ゅ浗瀹跺涵鏂版槬瑙嗛杩炵嚎銆浜嗚В褰兼鏂囧寲 2018-04-15
  • 阳泉市科学技术局(本级) 2016年度部门决算公开 2018-04-14
  • 苹果公司故意使手机性能变慢 在美受到近60起投诉 2018-04-13
  • 水经费3.2亿!2018年国家“水资源专项”申报方向及指南编制专家组名单 2018-04-13
  • 除了羽绒服,你还可以穿羊羔绒牛仔外套、泰迪外套、人造皮草等过冬 2018-04-12
  • 日照海洋公园初具成型 海洋馆开始“收尾” 2018-04-11
  • 《河间圣手》致敬大医精诚,电影口碑爆棚 2018-04-11
  • 东信妍婷(醋酸氯己定栓)的副作用 2018-04-10
  • 免费论文 | 文献求助 | 加入收藏论文范文 | 论文题目 | 参考文献 | 开题报告 | 论文格式 | 摘要提纲 | 论文致谢 | 论文查重 | 论文答辩 | 论文发表 | 期刊杂志 | 论文写作 | 论文PPT
    您当前的位置:免费论文 > 政治论文 > 国际政治论文

    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—专访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殷罡

    时间:2018-03-29 来源:南风窗 所属分类: 国际政治论文 本文字数:3988字

    免费论文 www.anrkz.com   以下为学术堂为大家提供的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—专访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殷罡,如该篇不是您所需要的,可下拉到本页底部,查看更多!

      【第四篇】题目: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—专访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殷罡
      
      中东地区4个大种族厮杀3000年, 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先一直在寻求力量平衡, 冷战时期需要借助外部力量, 而冷战结束之后, 中东内部原生态的力量就显得非常重要了。
      
      美国支持的中东秩序正在崩溃, 但新秩序并没有出现。相反, 有的只是不断蔓延、可能远远溢出地区边界的混乱。叙利亚和埃及的事态还在发展, 中东内部不仅持续着民族教派的冲突, 极端主义的力量也被释放。就地区大国中谁能取代美国成为秩序维持者, 中东是否需要外部干预, 内部再平衡又如何实现, 本刊专访了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中东学会常务理事殷罡。
      
      内部博弈变得重要
      
      《南风窗》:近日,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关于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的决议, 打破了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长达两年半的僵持, 局势似乎有所缓和, 美国的态度变化起到了什么作用?
      殷罡:叙利亚的问题原本是个僵局。今年5月, 美国国务卿克里到莫斯科准备和俄罗斯携手政治解决, 化武?;⑸? 相当于把政治解决的可能性打破了。纵观这几个月的态势, 美国接受俄罗斯的政治解决意向, 后来接受和赞同普京的“化武换平安”, 这表明美国的确希望有人帮它撤, 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这两次俄罗斯都发挥了关键作用。外部大国干预、激化矛盾的力量在减弱, 而中东地区国家之间、民族教派之间的博弈就变得重要了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民族教派之间的博弈在叙利亚将以何种方式上演?少数派的阿拉维人会被逊尼派统治所取代吗?
      殷罡:要推翻少数派的统治, 逊尼派就要成气候, 有自己的方向、合法的基本组织。这是他们目前所缺乏的。而且在整个阿拉伯世界, 逊尼派过于分裂。
      在我看来, 少数派统治多数派合法性的问题是被夸大了。少数派往往是社会变革的前锋, 容易接受全新的意识形态。在叙利亚, 长期引导历史发展的正是阿拉维派、德鲁兹人这样的少数派。叙利亚要实现政治现代化, 国际压力是必要的, 要使叙利亚的政治生态更合理化, 逊尼派在权力格局中必须取得更多的份额, 而如果砸烂原来的体制, 建立起来的肯定是混乱的大杂烩, 相比于社会改良, 革命的代价太大了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有消息称, 美国正计划对巴沙尔·阿萨德发起审判, 并且已开始收集犯罪材料。您怎么看?
      殷罡:审判是很不明智的行为。伊拉克战争前, 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承诺不取缔复兴党, 只针对萨达姆和他的少数随从, 复兴党的问题由伊拉克人自己解决, 结果战后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取缔复兴党, 复兴党高层干部、军队中旅长以上的军官一律不得进入新政府和新体制, 把大批本来可以争取和利用的萨达姆追随者赶到了基地组织那边。直到2006年, 美国才明白过来, 跟伊拉克新政府一起落实政策, 只要承认新体制, 就可以参加政治进程。所以说, 对立的各方都容易犯一个同样的错误, 就是热衷于出气, 而不是改造社会。
      
      美国的使命已经完成
      
      《南风窗》:美国的“新保守主义”单边行动幻灭后, 逐渐调整中东政策, 美国不过多插手叙利亚, 是不是符合淡出中东计划的长远战略?
      殷罡:自从美国有意淡出中东后, 中东地区的生态恢复了本来面貌。内部的基本矛盾, 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间、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、突厥人和阿拉伯人之间以及伊朗核计划对阿拉伯人的威胁等等, 就真正表现出来了。
      过去总是有外部大国的包办, 冷战时期是美国和苏联各包一头, 冷战之后, 美国借反恐专打激进专制的逊尼派力量, 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。到了“阿拉伯之春”的时候, 美国开始明白, 不能卷入过多的地区事务。所以, 不想在叙利亚有太大作为。其实从利比亚战争就能看出端倪了, 美国就打了几天, 让法国和卡塔尔承担更多。如果说中东需要外部干预的话, 根据这个地区千年以来固有的政治生态, 应该是欧洲国家来管, 这也是地缘政治的基本规则在发挥作用。
      美国本身就是被冷战推到了主导中东力量和格局平衡的位置, 它的使命已经完成。过去的反恐过于草率鲁莽、方向不准、考虑不周全, 留下了很多后患。比如, 打逊尼派的激进极端组织和地区强权人物, 反而成全了什叶派、成全了伊朗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未来的中东是否还离不开外部干预?欧洲国家又如何参与?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, 谁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?
      殷罡:叙利亚今天的局面与法国历史上的委任统治有很大关联, 没有很好地引导叙利亚这个社会。一战后, 叙利亚、黎巴嫩归法国委任统治, 法国在叙利亚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意识, 就是搞民族分离, 试图把叙利亚变成5个国家, 黎巴嫩基督徒国家、阿拉维国、德鲁兹人国家、逊尼派大马士革国以及北边的阿勒颇国。这激起了叙利亚人非常强烈的反抗, 规模远远大于1936年巴勒斯坦人对英国的反抗。法国人实际上是摧毁了叙利亚整个社会, 应该对这一地区负历史责任。国际社会也很清楚, 所以2006年联合国在向黎巴嫩派遣维和部队时, 就以法国人为部队司令。所以, 现在叙利亚乱起来的时候, 往美国身上看, 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法国能担负起这个历史使命吗?
      殷罡:法国掌握了一部分叙利亚上层反对派, 跟战场上的自由军也有些联系。利比亚战争时, 法国的国防部和退伍军人协会就在利比亚发挥了很大作用, 曾试图撮合班加西和的黎波里谈判, 非?;钤?。
      在叙利亚这个问题上, 法国可以提出建议, 因为它对叙利亚的社会结构有很深的了解。叙利亚问题交给国际会议的话, 法国方面应该提出完整的、切实可行的方案。
      
      宗教权威和体制权威的争斗
      
      《南风窗》:中东内部的力量角逐绕不开宗教权威和体制权威的争斗, 在埃及, 是不是走向了简单粗暴的路线, 变成了伊斯兰革命和军队反革命之争?
      殷罡:穆兄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, 历史上已经有很多次了。穆兄会早年是要推翻君主和军人专制, 建立伊斯兰国家, 现在它知道建立不了了, 因此就想在一个世俗的政权中当老大, 必然要把伊斯兰的意识灌输到社会当中, 试图把伊斯兰权威和世俗体制权威嫁接起来, 由它来主导。
      在埃及, 为了保证体制权威的正常发育, 必须限制宗教权威, 这个使命要由军人来完成。土耳其军队、阿尔及利亚军队过去也发挥了这样的作用。如果没有军人的干预, 稚嫩的世俗力量肯定斗不过深厚的宗教力量。埃及主张世俗权威的是世俗派、基督徒、中产阶级、青年群体, 这些人的人数至少在目前没有伊斯兰势力的追随者多, 如果把“一人一票”拿到伊斯兰世界, 伊斯兰的势力肯定是占上风的, 所以需要有军人的力量强扭这个方向。
      历史上, 穆兄会被抓被杀好几茬了。经过这一次的教训, 穆兄会会变得更聪明, 新一代的穆兄会可能会根据现在的政治环境建立新的政党, 淡化伊斯兰色彩。一方面, 军人坚持原来的角色, 另一方面, 伊斯兰势力也会向新的规则妥协, 建立一个健康的形象。
      
      伊朗是另一场巨大博弈
      
      《南风窗》:中东力量内部的平衡会产生新的地区性大国吗?比如伊朗?
      殷罡:阿拉伯世界可能会出现一个或者两三个盟主, 比如沙特、埃及。但是不可能出现伊朗对阿拉伯世界的征服, 这会促使阿拉伯世界团结起来反征服。未来, 主体民族之间的征服是不存在的, 他们之间可能打仗, 但不是征服性的战争, 而是力量的较量, 寻求新的和平的角逐。
      原来的地区霸主伊拉克入侵科威特, 他们都是逊尼派阿拉伯国家, 属于土地、资源之争。这种地区冲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, 而在现代社会里, 出现这种情况, 通过安理会的决议、制裁是可以干预的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伊朗正式接手了俄罗斯援建的核电站, 联大会议上, 伊朗在针对以色列的立场以及核谈判问题上, 都展示出了某些不同以往的新面貌。美国也在推动同伊朗的切实接触, 这会对阿拉伯世界产生怎样的冲击?
      殷罡:很显然, 奥巴马准备接受一个有核伊朗, 跟伊朗和解, 但是海合会国家肯定是不愿意看到的。对伊朗来讲, 跟美国和解、放弃核武器计划, 革命卫队又不情愿。所以, 各自的内部阵营都有矛盾。
      奥巴马本人是愿意找到一条和伊朗的非战解决方式, 鲁哈尼本人也在改变伊朗的国际形象。在核问题上, 哈梅内伊也知道, 如果真要发展核武器的话, 必然挨打, 而且会是以伊朗无力招架的方式。如果开战, 就会把伊朗打回半个世纪以前。所以伊朗有可能在得到相应的回报和保证之后, 真的放弃核武器计划。
      而如果接受一个有核伊朗, 阿拉伯国家、欧洲国家、以色列都会感到害怕。在以色列看来, 尽管伊斯兰国家的巴基斯坦有核武器, 但那是针对印度的, 而且受到中国的监控, 对以色列不构成威胁。尽管以色列明白, 伊朗发展核武器是同美国抗衡、同阿拉伯世界抗衡, 但是伊朗领导人一贯扬言要把以色列灭了, 这让他们产生了很强烈的不安全感。以色列尽管很难成为伊朗核打击的目标, 但也做好了准备, 常年保持有一艘“海豚”级潜艇带着核反击导弹在红海值班。以色列还是认为, 伊朗掌握了核武器的话, 会给整个地区安全造成很大的不平衡。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器, 无疑会增加黎巴嫩真主党、什叶派的筹码。
      这就是中东地区的另一场巨大的博弈, 即是否承认伊朗的国家地位的博弈, 是否承认伊朗可以是一个同日本相类似的拥核国家, 有核工业基础, 但是不制造核武器。
      鲁哈尼与奥巴马没会晤成, 说明双方都没有冒进, 这其实是个好事, 要真是激化了内部矛盾, 麻烦就大了。
      《南风窗》:中东的态势会促使美国加快重返亚太吗?
      殷罡:无论是美国、法国还是俄罗斯, 都是中东的外部势力。美国逐渐淡出中东是不可逆转的, 美国的政策无非是“把罗马的谷仓还给罗马”。冷战时期, 美国得支持以色列, 跟苏联支持的叙利亚、埃及打仗。但现在,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完成了反恐义务。美国本来就是亚太国家, 二战以来, 美国在亚太受到的挑战更大, 从日本偷袭珍珠港到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, 都是在亚太。而现在, 美国要进行中东和亚太的力量再平衡。中东地区4个大种族厮杀3000年, 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先一直在寻求力量平衡, 冷战时期需要借助外部力量, 而冷战结束之后, 中东内部原生态的力量就显得非常重要了。
      在核问题上, 哈梅内伊也知道, 如果真要发展核武器的话, 必然挨打, 而且会是以伊朗无力招架的方式。如果开战, 就会把伊朗打回半个世纪以前。所以伊朗有可能在得到相应的回报和保证之后, 真的放弃核武器计划。
    点击查看更多: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
      论文来源参考:张墨宁.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—专访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殷罡[J].南风窗,2013(21):86-88.
     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:
      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【第一篇】: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(精选5篇)
      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【第二篇】:中东问题对特朗普政府全球战略的牵制作用
      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【第三篇】:一位中东学者在中国出版的中东问题专著
      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【第四篇】:中东政治生态回归本来面貌—专访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殷罡
      关于中东问题的论文【第五篇】:伊拉克库尔德问题的演变及其对伊准联邦国家构建的影响
      • 上海网络警察报警平台
      •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
      •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
      •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      •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      • 学术堂_诚信网站
      返回顶部